Archive for category 夢是唯一的現實

Paz Vega

上週HBO週未首映場播了Spanglish(台譯:真情快譯通)。NaNaBa在美國就看了二次,這一次當然不會放過完整版的機會(之前看得是純英文版,怕有些對白沒聽懂)。於是先錄下來,等到星期六送走NaNa母子後,再來當吃飯電視看。

提到這部電影就不能不提到女主角:Paz Vega。

NaNaBa第一次見到她是在阿莫多瓦的Talk to Her (台譯:悄稍告訴她)。不過看阿莫多瓦的電影非常像在看煙火,背景炫目、故事發展炫目、角色演技炫目,倒是演員長得什麼樣子,NaNaBa從來是記不住低,譬如前任的湯嫂潘小姐,我一直要等到很久之後,才發現在all about my mother裏看過她。自然還不算主角的Paz Vega,是難讓人記住地。

真正記住Paz  Vega的是在 Sex and Lusia。

很難讓人不記她。是她的愛與性的故事強力貫穿整部電影;NaNaBa很少看過有人能夠把愛與性的故事說得這麼炫麗、這麼爆烈,像是純飲陳高,還沒喝到就聞到嗆鼻的酒味,飲到口中,像含住雄雄烈火,吞到腹中則是TNT把全身炸裂。

回過頭來說Spanglish,好來塢果然沒有專注Paz Vega的美貌,把她改變成熟又美麗的單親媽媽,每個人都恨不得把她娶回家的形像,不過這並不是NaNaBa喜歡電影的原因。真正的因素是Spanglish裏沒有一個壞人,也許裏面多得是天真爛熳近乎愚蠢美國白人。但撇開所有政治不正確因素來看,真得一個壞人也沒有,觀眾可以心情平復的看過趣味的劇情與角色、淡淡的愛情以及欣賞那對美不可言的墨西哥母子。

5 Comments

開新類別「夢是唯一的現實」

想要說明一下,為什麼開這個新類別。

「夢是唯一的現實」是義大利名導演費里尼自傳的中文書名。我非常喜歡這個名字,它簡捷徹底的描繪出電影工業的真諦。其實我可能沒看過費大導演的任何一部片子(或是看過卻毫不記得,我常這樣),只記得有一年由蘇菲亞羅蘭頒給他終身成就獎(那一影展我也忘了)時,出來了一個戴眼鏡的和靄普通老頭。但在書中他的確是非常會說故事,不知道是聽誰說的,從事創作如果會說故事,那便是祖師爺賞飯吃了。

書和電影是NaNaBa的二大最愛,開這個新類別來記錄一下心得,非關導讀、非關評論,充其實量只是個人的心得和一些小時候的回憶罷了。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