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奶爸憶往

爬牆記

昨天跑去花蓮高中參加教師徵試的筆試,果然一到現場是人山人海,看來七百個參賽者已全部到場,無人缺考(至少我的教室沒有)。中間休息時間,還聽到校工以粗口向路人說明這台灣十大奇景,我想許多老師候選也很想罵粗口。昨天的超高溫加上又是計算又是申論,考完的下場自然是熟了,nanaba的命較好只有這一場;天可憐見其它考生還要轉戰各地,繼續這被火烤兩吃之旅(又繳錢又受烤,這不是「被」火烤兩吃又是什麼呢?)

大概nanaba高中過得太爽了,每次到別家高中考試,就會考察圍牆高矮、好不好爬、逃走路線等等。 沒錯, nanaba在高中時,有時為了夏天不穿那「冬冷夏熱、不吸汗只發臭」之卡其上衣,曾經渡過一段爬牆歲月。當時學校後牆還真不好爬,從外往裏看大約三米高的水泥厚牆,從裏往外看矮一些,但也沒矮多少,也難怪當時有些人索性打了後門鑰匙自由進出了。花中學生大概是自由慣了,全校由攀爬難度零的低矮鐵欄杆圍成,算是不知不覺就可走出校園型的,不過鏤空的鐵欄杆會讓校圍內的管理人員一望而知,爬出的如何迅速找到掩護變成一大學問!

nanaba在高中唸得是資源回收班;公立高中無好壞班,但不知為何的因緣際會,全校牛鬼蛇神都集中到我們班上,打架、抽煙、翹課大概都是常態,有次還直接在操場上開幹起來,最後的下場,當然是退得退、轉得轉(不是全部的人啦)。長大後在某次婚禮場合大家聊起來,才發現那些同學固然有一、二人橫死街頭,但絕大部份最後都被社會收編,安安穩穩的進入公司、銀行當起一個上班族,比較起來狂飆的青少年生,只像是人生旅途中一段簡短但與眾不同的風景。

4 Comments

功夫高手

這一篇又是八百年前寫的文章,拿來blog充實一下內容

在美國不論醫生或父母都會利用一個統計量表來權衡小bebe的體重,看看小朋友是落在百分之幾的部位,就知道他在大多數的人中是屬於壯的還是瘦的(沒在台灣生過,不知道台灣是不是也這樣)。 Noena出生就不輕了,再加上「吃」一直沒有問題,所以體重到現在一直都是落在95%附近,意即她比95%的同齡兒童要重。如果說父母不為這點驕傲,那也就太虛矯了,我們是一直為他的重量感到自負的。

直到前幾天……

neona因為皮膚的問題,每天都必需服用benadryl。通常我們都將她放在搖椅上,會比較好餵。某日一如往常的將小孩放在椅子上,突然聽到一聲怪響;仔細一看,椅子降到極低,變成奇怪的樣子

本還以為只是調整關節鬆了,再檢查一下。哇,不得了,整個支撐關節被摧毀了!

看看這個小孩很有破壞潛力,考慮等她四歲時送去學跆拳道

6 Comments

1600英里的米酒(前言)

自從媽媽懷孕後,種種準備工作還算順利,但最讓我們傷腦筋的要算是米酒了!特別是媽媽的身體不好,也想籍作月子的時間好好補回來,也因此米酒顯得特別的重要。

我們居住的美國西雅圖,對酒精製品的是有管制,除料理酒(有加鹽)、啤酒以及紅酒外,其它的酒類都是必需在州政府經營的商店購買的,並且州政府會課 予高額的稅收!世界上的酒類何止億種,在公營專賣店自然找不到台灣出產的正米酒;所以第一步是向此地曾有作過月子的朋友打聽如何解決米酒問題。

許多人指出在國際區的某些店家會幫人代訂米酒,我們不妨去那兒一試。跑遍所有店家的結果,卻是令人失望的:原來代訂米酒的服務是違法的逃稅行為,顯 然現在政府查輯得很嚴,所有的商家已不願為蠅頭小利而冒風險了。只好回過頭來向台灣米酒的進口商求教,這家位於加州的公司十分熱心的指出,其實我們可以試 著經由公營專賣店代訂,只是需多付稅。

能解決問題,其實多付一些錢也值得。

在經過申請程序後,沒多久州政府便寄來一張報價單。讓我們想不到的震憾價格出現了!

每箱12瓶750ml的米酒,索價210美元,真是天價!

因為曾和公司聯絡的關係,得以知道一箱米酒在加州的市面(加州酒類非公賣,超市即可買到各式酒類)上約72美元,210美元是三倍價格,這叫我們這種「用酒大戶」(要買十幾箱)怎能承受!

最後只剩下二個選項了,親自跑到加拿大溫哥華或是南部的加州去買。不過溫哥華雖只有3 個小時的車程,卻有酒類關稅的問題,加上並沒有把握是否能買到這麼大量的酒,南部的加州便成為最後而唯一的選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