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6

漫遊者

今天是nana試讀幼稚園的第三天了,剛剛nanaba終於狠心來把她交給老師走,當然少不了一陣大哭。不過經過這兩天的相處,nanaba還蠻信任考師會有辦法解決的。

看nana上學實在是有趣的事情,這讓我想起過去教學時種種有趣的經驗:

像是現在nana就是在班上扮演「漫遊者」的角色,所謂「漫遊者」就是大家專心作某項事時,漫遊者就會突然的站起來安靜四處遊走,一副「世外高人」、「老神在在」的樣子。像今天早上吃完點心,全部的人在排隊散步等待分配工作,nana就開始四處遊走,東看看、西瞧瞧,最後還跑到大班那裏去監督他們作功課,還勞煩老師把他帶回來。有教書的老師都知道,在學校每個班級會有一些頗具特色典型的角色。像是「胡說八道王」、「頑皮鬼」、「老頭」、「漫遊者」等等,更妙的是如果前任的轉走了,馬上就會有下一任繼承。如果你能輕鬆面對這樣的現像,還蠻像活在哈利波特裏面。

不是nanaba在自誇小孩緣很佳,真得在幼稚園nanaba很受小朋友歡迎,有小女孩會來找nanaba聊天、玩耍,小男生會想一起玩摔角,當然他們不知道nanaba當小學老師時是班上的摔角冠軍(不過對手都比我輕20丶30公斤以上)!nanaba真是忙得、玩得不亦樂乎,只可惜nana雖然有二個親切的小姊姊一直陪她,還是不能像她爸爸玩得這麼Hi,常常擔心爸跑掉了。不過也不能怪她,因為爸爸最後還是真得跑掉了

最後要像所有在崗位努力的幼稚園老師致敬,只有親身在現場才能見證到你們的辛勞,對比起微薄的薪水,你們真得太辛苦了,十二萬分的感謝。

6 Comments

初見一休

在姨婆的穿針引線下,NaNa和一休哥哥終於要見面了,地點當然是鹽寮海巢囉!其實一休哥哥的媽媽算是nanaba的老朋友,也是在多年前在鹽寮認識的。不過因為我們後來搬到美國,所以也就很久沒聯絡了。最近搬回台灣後,又經姨婆的幫忙,才又聯絡上了。

當然一休哥哥原名不叫「一休」,只是nanaba見面之後,赫然發現簡直就是小沙彌的翻版,只可惜nana不叫小研,要不然就可以現場演一齣了。

可惜我還不會作一休的招牌動作。

一休哥有點小害羞,被我們nana的熱情嚇到,整屋子只聽到

「哥哥,來坐坐」

「不要,不要」(一休四處逃竄中)

一休媽解釋說一休是屬於「慢熱型」的小孩,幸好我們nana也不是「強逼型」的小朋友,過沒多久就和爸爸跳起「火車舞」,讓一休哥哥可以安靜的慢慢昇溫中。

在海巢的餐廳中,nana盡情的奔跑,沒多久他就發現許多海尼根空瓶可以玩。為了預防亂啃,爸爸特別清洗了二個瓶子給nana作玩具;想不到聰明的nana立刻要把桂花冰茶倒入瓶中飲用,於是留下了這張可以讓「爸爸被社會局保護兒童中心約談」的照片。

我可是遺傳到爸爸的好酒量喔,一次兩瓶!

NaNaBa是嚴正否認這樣的行為是來自爸爸的啤酒攝取過量!!

和一休媽聊天是相當愉快的;因為一休媽和nanamon一樣是經過三天的自然生產奮鬥才生下小孩,兩個大人在分享自然產、水中分娩等等議題,時間像流水般快速的過去,而一休哥哥也熱機完成,開始和nana熱情的玩來玩去。


一休哥哥你看我的頭型是不是很圓啊?

花蓮的夏天不是普通人受得了,特別是中午時分。姨婆慷慨的借出橘子的浴缸讓小孩玩水,而我們家的nana也豪氣在海邊天體起來了。

爸爸你怎麼還不脫啊?

想不到哥哥卻不肯在nana面前光身體玩水,只好讓nana和nanaba獨享玩水的樂趣(nanaba這次有穿衣服喔)。另外到中午時姨婆還煮了大餐請大家吃,真是要謝謝姨婆出人、出地、又出菜讓我們渡過快樂的一上午,一休哥哥下次還要一起玩喔。

7 Comments

Paz Vega

上週HBO週未首映場播了Spanglish(台譯:真情快譯通)。NaNaBa在美國就看了二次,這一次當然不會放過完整版的機會(之前看得是純英文版,怕有些對白沒聽懂)。於是先錄下來,等到星期六送走NaNa母子後,再來當吃飯電視看。

提到這部電影就不能不提到女主角:Paz Vega。

NaNaBa第一次見到她是在阿莫多瓦的Talk to Her (台譯:悄稍告訴她)。不過看阿莫多瓦的電影非常像在看煙火,背景炫目、故事發展炫目、角色演技炫目,倒是演員長得什麼樣子,NaNaBa從來是記不住低,譬如前任的湯嫂潘小姐,我一直要等到很久之後,才發現在all about my mother裏看過她。自然還不算主角的Paz Vega,是難讓人記住地。

真正記住Paz  Vega的是在 Sex and Lusia。

很難讓人不記她。是她的愛與性的故事強力貫穿整部電影;NaNaBa很少看過有人能夠把愛與性的故事說得這麼炫麗、這麼爆烈,像是純飲陳高,還沒喝到就聞到嗆鼻的酒味,飲到口中,像含住雄雄烈火,吞到腹中則是TNT把全身炸裂。

回過頭來說Spanglish,好來塢果然沒有專注Paz Vega的美貌,把她改變成熟又美麗的單親媽媽,每個人都恨不得把她娶回家的形像,不過這並不是NaNaBa喜歡電影的原因。真正的因素是Spanglish裏沒有一個壞人,也許裏面多得是天真爛熳近乎愚蠢美國白人。但撇開所有政治不正確因素來看,真得一個壞人也沒有,觀眾可以心情平復的看過趣味的劇情與角色、淡淡的愛情以及欣賞那對美不可言的墨西哥母子。

5 Comments

來不及作完

體貼的NaNaMa帶NaNa回台中外婆家,放NaNaBa一個長假。本來我是想要找人去南安走二天一夜的瓦拉米山屋的,結果颱風打亂了計畫,只好另謀它途。

週六早上送走了母女倆後,開始興致勃勃的計劃,想要幫NaNaMon升級筆電的硬碟加記憶體,順便重灌系統、想要趁機多寫Blog、想要去海邊划獨木舟,還要找姨婆喝個痛快,這麼許多的好事,當然是喝酒第一囉。傍晚帶著烤鴨來到鹽寮,一眼就看到颱風餘威還留在海浪上,偷偷地把划獨木舟的計劃畫掉,然後痛快暢飲聊天直到深夜。

星期日醒來。想說趁NaNa不在時把全家床單換下清洗,想不到一作不可收拾了,洗完曬完,又想到廚房可以再稍加整理,反正小孩不在正好可以專心而有效率的對付家事。等到想到電腦時已近中午了,連忙開工。硬體工程是不用花吹灰之力,不過備份資料時卻出了問題:我的外接硬碟老是當掉。試了幾種檢測方法,才發現是硬碟壞軌,真是有點煩了,NaNaBa升級維修電腦歷史中沒一次順利的。

此時被颱風藏起的太陽露臉了,突然想起前花園還有薄荷草移株沒完成,連忙跑到外頭又是掘土種草施肥(來自廚餘桶所產),還意外發現廚餘桶的外蓋積水,除臭劑也幾天沒放了,把該作的事作完又回到電腦前作該作的事。

重灌系統作到一半睡魔襲來,溜到樓上去午睡。天可憐NaNaBa,NaNa雖然不在家,還是徹底的影響睡眠。昨晚喝了一堆酒後還固定在午夜兩點、清晨四點半醒來,連午睡也還是標準的一個小時的「靜候小姐起床 方式」。出門帶回晚餐、邊吃邊作的在晚上八點前終於作完所有能作的部份,只等主人回來驗收了。不過重灌系統後,顯然把所有的小問題都解決了,在這裏就要小小抱怨一下IBM了,用了三、四台的筆電,每一台的預設作業系統好像壽命接近一年時都會自爆似的,下次如果還有機會買新的,還是一拿到就重灌,省得囉唆。

睡前想到隔天要去圖書館還書,連忙花了二個小時把道金斯的「盲眼鐘錶匠」剩餘部份K完。道金斯不虧是達爾文基本教義派,一本書就把所有人都修理一頓。順便還送了一堆「白癡」、「笨蛋」的稱號給創造論的信徒,當然這他沒明寫在書中啦。

星期一也不見輕鬆啊,早上起床得把昨天的衣服床單摺摺收收,想到早上的行程是繳費–圖書館–家樂福,總之就是平常不方便帶NaNa作得事,今天一次解決。特別是家樂福,平常帶NaNa去時都不敢買太多或太重的東西,今天特別索性把該買都買齊了,結果就是回家又搬又整理得搞到二點多。

午覺睡到一半驚醒,突然想到明天面試沒有短袖襯衫可穿(nanaba衣櫃根本沒有這種東西),連忙飛車到市區買衣服,順道吃晚餐,現在晚上七點半終於可以安安靜靜的坐在電腦前開始我的Blog寫作計畫。

現在想想還真恐怖,明天NaNa就要回來了,我卻還可以想到五件以上的家事該作而沒作的,怪不得人家說要讓父母或家庭主夫婦休息,一定要讓他們離開現場才可以,家事真得是想作而作不完呢

6 Comments

開新類別「夢是唯一的現實」

想要說明一下,為什麼開這個新類別。

「夢是唯一的現實」是義大利名導演費里尼自傳的中文書名。我非常喜歡這個名字,它簡捷徹底的描繪出電影工業的真諦。其實我可能沒看過費大導演的任何一部片子(或是看過卻毫不記得,我常這樣),只記得有一年由蘇菲亞羅蘭頒給他終身成就獎(那一影展我也忘了)時,出來了一個戴眼鏡的和靄普通老頭。但在書中他的確是非常會說故事,不知道是聽誰說的,從事創作如果會說故事,那便是祖師爺賞飯吃了。

書和電影是NaNaBa的二大最愛,開這個新類別來記錄一下心得,非關導讀、非關評論,充其實量只是個人的心得和一些小時候的回憶罷了。

2 Comments

Slow Dance

最近和NaNa在午睡大作戰時,不小心轉到緯來日本台正在轉出的偶像劇「Slow Dance」,恰好聽到男主角妻夫木聰說得一句話「人有時要放棄夢想,才能繼續前進」,蠻符合NaNaBa最近的心境的,再加上還有成熟後的廣末涼子參加演出(以前在美國的小玲還曾幫NaNaBa剪過廣末涼子頭呢!),種種誘因讓我們父女看得蠻忠心地(NaNa心聲:老爸,我是被強迫的吧)。

看了幾集果然還是對類似東京愛情故事的談戀愛節奏不耐煩了起來。NaNaBa大概是好來塢商業電影看太多的後遺症,對於連續劇的耐心特別不夠;十一集型的日劇已經是最大極限,至於動輒三、四十到一兩百集的韓劇還沒看起過30分鐘的。不過還是要向日本人對勵志體材的掌控能力表達深深的敬意,不知為何日本人對於勵志型的故事說得特別好,從小時候看得「青少棒揚威記」:在精神與體能的極限厲練下,向甲子園前進。到安達充系列:撇開男女間巧妙曖昧情素,所剩下的也只是勵志而已。還有其它種種例子,讓人有日本社會處處有小人物散發努力的「發光發熱」感。不過從另一方面講,也許就是這種對「個人努力」的過度執迷,也創造了天平另一端的村上春樹現像。

回過來說Slow Dance,NaNaBa是很難理解劇中人為何每個人都得了強迫性溝通不良症,但不能否認整齣劇在專精的製作且分工清楚的製作群操控下,在故事角色心靈許多幽微之處仔細白描,我想那才是感動在現實生活觀眾的主力吧。

9 Comments

中橫的步道(圖多危險)

搬來花蓮之後就想要帶NaNa花蓮步道走透透,無奈不是天公不作美,就是時機不對、無車可用;不過終於等到了這個暑假,可以大展身手了,昨天就和nana跑去位於天祥上方的白楊步道。上一次去那兒是五年前,依稀記得還蠻涼爽的,不過早上到那兒一看,卻是「中火」的程度;牽著nana走了不過二百公尺,還是決定把她放到揹架裏面。

爸爸,這路看起是「大火快炒」耶,你確定要讓我繼續走嗎?

讓來我檢查一下揹架吧,以免壓傷我的「NaNa馬」

大家在炎熱天氣下要記得補充水份喔

使用揹架的好處是可以走得快一些,不過壞處是走路時就拍不到NaNa了(因為她永遠都在我的背後)。不過白楊步道在白楊瀑布那兒有一個超大平台,可以讓NaNa盡情的奔跑,也可以讓爸爸盡情的拍照!

看我使出可愛無敵的笑容,擄穫遊客的心

各位遊客,讓我表演舞蹈三連發吧

按照慣例地要幫nana拍一張到此一遊照,不過NaNa現在看到相機就會以為你要跟他玩遊戲地往前衝過來

看我衝得快,還是你拍得快? (背景的白楊瀑布其實是很壯觀的喔)

當然NaNa在平台上的舉動擄獲很多媽媽的心,紛紛跑來拍照,或和NaNa一起玩。其中一個熱情的媽媽,特別受到NaNa的喜愛。當她離開時,NaNa還露出哀怨的眼神,讓這位媽媽傷心不已啊。

之後我們就轉往水濂洞玩了。水濂洞是大量的地下水自隧道頂端流下了,五年前太管處把它封起來,不過來加上警語之後就又開放了。因為水量很大,在隧道口形成一窪小池,最深可達我的小腿,NaNa一看到水和石頭就開心的往前衝了,爸也只好跟在後面緊緊的守護,並無暇拍照。

地下水真得是又冰又清涼,NaNa玩得不亦樂乎。有一位好心奶奶提醒爸爸泉水很涼要小心小baby的腳凍麻了,把NaNa拉起來一看,果然凍得紅咚咚了。想帶去換衣服,但她又不肯。只好邊玩邊向淺水區走,好說歹說的才又上了揹架回到原來的平台。

換好衣服就是午餐時間了。

午餐是日製的即食食品,讓我來看一下成份有什麼?

來啊,店小二,飲料、小菜先上。

哇中午吃飽了就不想動了,眼皮快掉下來了

中午時分,偌大的看台就只有我跟老爸,真是睡午覺的好時光啊。

白楊吊橋是個小恐怖的橋,人站上去還沒開始走就會左右晃得厲害,連膽大如NaNa還是要大人牽才要走過去。

我看這一次還是拍照留念就好了。

白楊步道才短短的2.2公里,走回停車場想把nana放進車裏,卻意想不到地不肯。看到我把揹架收到車裏,更加哭得厲害。勸了半天,跟她說還沒要回家,只是要去天祥下方的綠水合流步道,方才止住了哭聲。原本想說一開車後,她會沉沉的睡去,想不到一路上她睜大了雙眼,深怕NaNaBa偷偷的載她回家了,等到了綠水露營地的停車場,看到車停好了,nana還給了NaNaBa一個掛著眼淚的笑容。

綠水合流是一條美麗的步道,不過快到走完的時候,BaBa聽到後頭咚得一聲!NaNa睡著了。來不及拍下到此一遊照,只好照照trail讓大家欣賞囉。

4 Comments

登山記

上個週日因nanamon到富里去帶活動,順便全家就去六十石山視察一下金針花開花的情形;這一部份的報告就請大家等候nanamon的blog了。星期一在媽媽上課的時間,nanaba本來要帶nana去羅山瀑布等地一遊,想不到上車以後,nana就睡著了!為了讓她睡久一點,只好開車往較遠的玉山國家公園前進。

不過天氣實在太熱了,還是躲到南安遊客中心吹冷氣。小小的展覽場沒有人,nanaba就放心的讓nana在裏面歡笑奔跑,想不到這樣沒氣質的行為,卻還大受導覽阿姨的稱讚。

NaNa:早就跟你說可愛無敵了,baba你還擔心什麼啦

不過後來就有許多遊客湧入,臉皮很薄的baba還是迅速的把nana帶出去。雖然沒有冷氣 ,NaNa是相當開心的在走廊奔跑

國家公園花蓮這邊的八通關步道,是少數有樹蔭的步道。所以雖沒有帶背架,還是很放心帶nana去健行。剛到步道時,nana看到滿天飛舞的蝴蝶,興奮的大叫。

NaNaBa:沒有打鳥鏡照不到蝴蝶啦!媽媽我要70-300 IS啦

步道的樹蔭也不是全程都有,還是有許多地方是大太陽。天氣熱到連不愛喝水的nana也猛喝開水了。

NaNa:這時來一杯冰啤…不是啦,是冰汽水就更棒了

經過30分鐘,終於快到山風瀑布了。此刻的二人組,已經是牛排上桌的5分熟狀態了。

NaNa:現在喝不冰的水也很清涼啊。

NaNa:(偽後藤新平)山風此地視野奇佳,的確是建造警察局的好地方。

整個行程還是穿過高高的山風一號吊橋才能告一段落。原本當心nana看到很高的吊橋會害怕的不敢過去,想不到……

NaNa:哇!是吊橋耶,衝啊!什麼,爸爸你怕高啊?!那我走先了。

NaNaba:,乖女兒,等等我啊,我腿軟了!

NaNa:乖baba秀秀,其實高也沒什麼好怕的喔

NaNaBa:你要牽人家的手,人家才會不怕了嘛!

最後的最後,終於看到終點標示「一公里的界碑」。NaNaBa很興奮的要讓nana的一公里健行留下歷史的記錄。

NaNa:好玩、好玩,下次我們再一起去爬山。

NaNaBa: ,乖女兒下次還是用揹架吧,不揹你走路比背你走還累多了。

5 Comments

我沒考上耶!

各位blog的好朋友,星期六考試的結果已經揭曉了,結果我不是那六百八十分之二十四中菁英

雖然沒有考上,還是要謝謝許多朋友一直給我鼓勵。特別是北海道媽媽和Osaru,對我的信心比我媽還強 ,非常謝謝大家。這一年考試結束後,應該十年內沒有當老師的機會了,我也該好好想下一步該怎麼走。

說感傷,其實是有那麼一點啦。倒不是考不上難過(nanaba什麼不多,落榜的經驗最多)。而是難得遇上一個真正想作的工作,卻再也沒有機會去作而感傷吧!不過,我們螃蟹座的復原能力是最快低,寫完這篇文意後就復原的差不多了。

osaru和北海道媽媽快mail給我你們到與離開花蓮的火車時間吧!我已經開始享受這個暑假了。

12 Comments

爬牆記

昨天跑去花蓮高中參加教師徵試的筆試,果然一到現場是人山人海,看來七百個參賽者已全部到場,無人缺考(至少我的教室沒有)。中間休息時間,還聽到校工以粗口向路人說明這台灣十大奇景,我想許多老師候選也很想罵粗口。昨天的超高溫加上又是計算又是申論,考完的下場自然是熟了,nanaba的命較好只有這一場;天可憐見其它考生還要轉戰各地,繼續這被火烤兩吃之旅(又繳錢又受烤,這不是「被」火烤兩吃又是什麼呢?)

大概nanaba高中過得太爽了,每次到別家高中考試,就會考察圍牆高矮、好不好爬、逃走路線等等。 沒錯, nanaba在高中時,有時為了夏天不穿那「冬冷夏熱、不吸汗只發臭」之卡其上衣,曾經渡過一段爬牆歲月。當時學校後牆還真不好爬,從外往裏看大約三米高的水泥厚牆,從裏往外看矮一些,但也沒矮多少,也難怪當時有些人索性打了後門鑰匙自由進出了。花中學生大概是自由慣了,全校由攀爬難度零的低矮鐵欄杆圍成,算是不知不覺就可走出校園型的,不過鏤空的鐵欄杆會讓校圍內的管理人員一望而知,爬出的如何迅速找到掩護變成一大學問!

nanaba在高中唸得是資源回收班;公立高中無好壞班,但不知為何的因緣際會,全校牛鬼蛇神都集中到我們班上,打架、抽煙、翹課大概都是常態,有次還直接在操場上開幹起來,最後的下場,當然是退得退、轉得轉(不是全部的人啦)。長大後在某次婚禮場合大家聊起來,才發現那些同學固然有一、二人橫死街頭,但絕大部份最後都被社會收編,安安穩穩的進入公司、銀行當起一個上班族,比較起來狂飆的青少年生,只像是人生旅途中一段簡短但與眾不同的風景。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