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7

18分

前一陣子吵到翻過來的18分,nanaba當然也有話要說:

一、18分是可預見的結果,有什麼好吵?

大學指考本就是一種分配座位的制度,學校座位和人數不多時自然人人有座位。套兩位古人的說法:

不知是黃武雄還是黃榮村這些老一輩的教改人說的「大學聯考本就是一種不得已的分配制度,在上面成功不代表是能力真正的評價,失敗也不是一種否定」,當然老人講話也是有統計學的根據,一次性的考試若有完全的鑑別力的話,出題的人可以得諾貝爾獎了。

另一位是台大經濟的張清溪,前一陣子在蘋果日報發表的文章說「如果成績差的孩子進學校受教育,總比放他在社會上遊盪好 !」

二、改變成績不好的學生才是榮譽。

nanaba在唸過教育科系之後,才發現給老師的最高榮譽是讓不好教的學生教好。讓學習成就低的學生重獲新生不是學校的主要目的嗎?不知何時開始這種「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專檢軟柿子吃」的觀念,竟然會是大家對大專學校的唯一期待?

三、填志願是另類的囚犯悲劇

因美麗心靈而大大紅起來的經濟學賽局理論,裏頭有個十分有趣的「囚犯的悲劇」理論:簡言之就是當人在不知其他人決策內容時,所下得決策往往無法達到最佳的結果,在實際生活上的例子就是警察特愛一一隔離審訊犯人,讓他們出賣彼此。當然賽局理論不是那麼簡單,也不容我班門弄斧,只是我要提醒大家的是選填志願在骨子裏也非常像「囚犯的悲劇」。

在這個制度下,只有分數在金字塔頂端的學生才有選擇權(理論上他們才能想選誰、就選誰,實際他們受到社會家人的「高度期待」選擇反而更窄)其他人不過是不斷猜度別人的囚犯而已,這真是一個蠻糟糕的制度。把18分送給稻江,在某些層面來說,不具有指標的意義,卻帶給稻江非常負面的標誌效果。

18分的悲劇裏沒有贏家:

他提醒大眾台灣教育在亮麗的數字下,40多年一直有一群學習成就很不理想的學生存在。以前這個著迷於成功的社會不在乎他們無路可去;現在發覺了,社會的公論竟是倒向不讓他們有路可去,見證資本社會的自私。

學生在虛偽的志願制度下受到命運的擺弄,前往一個不知所以的地方。

學校作無意義的提昇志願排名形象的掙扎,浪費了許多資源。

3 Comments

隨便啦!

當初討論要生nana的時候,nanaba就逼著nanamon要生雙胞胎。因為nanaba知自己是非常喜歡「畢其功於一役」的人,但又不喜歡常常改變生活型態的人。如果能把生養孩子這件事二個一次解決,不用經過漫長的歲月那就太圓滿了。所以沒事就在nanamon的耳邊碎碎唸「雙胞胎」,唸得耳朵都生出繭來。不過顯然雙生子不是這樣出現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最可愛的nana就出生了。

 不過再生一個的念頭一直在心中徘徊不去,大概是內政部解決台灣人口老化的政策宣傳太夠力了,連幫nana買幼稚園的午睡用具時,棉被店的老闆娘都鼓勵像nana一家,應該多生幾個才對。nanaba的心思也像鐘擺一樣一下向左、一下向右的不能下決定。

從以前到現在看過許多血淋淋的例子,就是兄弟姊妹鬩牆的厲害,為了避免這種情形發生,在下決定之前徵詢nana的意見變得十分重要。於是我們不斷的耳提面命的問著nana,有個弟弟妹妹好嗎?說也有趣十次有九次nana回答「好啊!」彼時她還在喝奶時,有時nanaba還附加「要分享奶奶」的「負面」附加意見,想不到我們家小公主直接很豪氣的說「可以啊。」顯然這個小孩完全不像「他軟弱無法下決定的baba」一樣,迅速就為重大決定定調了。

nanaba是非常「長恨歌」型的(可憐天下爸爸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關於這重要意題當然也要了解nana的傾向,於是近來弟弟妹妹的對話,也附加上了「你要弟弟還是妹妹?」次要問題。孝順爸爸的nana也非常貼心、百答不厭回答「妹妹」,顯然nana已經完全了解為爸的心思了。即使在國會全力支持之下,nanaba還是不能下定進決心,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徵詢nana的意見。

終於,在前天,nanaba問nana第100次「你要弟弟還是妹妹啊?」只見他小姐頭也不回繼續玩著玩具,酷酷的回答

 

 「隨便啦」

 

我想這才是nana真正的心聲,「對不起,baba煩你這麼久」

4 Comments

是像我還是像媽媽?

昨天強颱壓境,NaNaba一家人中午就全部返家恭候強風驟雨大駕了。午餐過後辛苦工作的nanamon先去睡午覺了,只剩下在家「堅持」不午睡的nana和早被訓練「不能」午睡的nanaba還在將持不下。爺倆玩玩樂樂好不開心,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三點,nanaba突然觀察到女兒的脾氣變差了,猜想大概是想睡了,於是相約上車逛街,一開車沒多久nana就順利進利夢鄉了。

當把nana抱到車上時,一邊想著這小妞想睡壞脾氣的習慣還真像他老爸。以前nanaba就是極重睡眠的人,大學時寧可當掉也不熬夜就不用說,當兵時在金門夜行車時邊走邊睡走錯路被老闆叫醒;和別人比較不同的是「睡著被打斷不會怎樣,若是不讓我睡卻是十分火大」,這樣的習慣直到nanamon生產生了三天,三天沒什麼睡之後,從此戒掉了想睡壞脾氣(:11:nanamon謎之音:是要睡就睡,無人能擋吧!我老公是入睡世界記錄保持人:一翻身的時間)。

講到了nana像誰,從出生到現在一直眾說紛筠。但捫心自問,當我第一次見到他皺皺小臉從媽媽的身體出現加上被擠成像甜筒狀的頭,實在很難把我們兩人的長像連結上去。而後隨著長大而瘋狂暴增的可愛度,直到現在才慢慢覺得越來越像nanamon。 :38:

這樣的生長的傾向當然讓生性愛慕虛榮、前外貿協會會員的nanaba喜不自勝,雖說當時和nanamon結婚是用當她的文采、性情,兩人相處合宜的政治正確理由,但其實兩人第一次見面最震攝nanaba的是外貌啦(:21:nanamon謎之音:男人啊……),所以nana越長得像她媽就越符合「普世間對外貌的標準」。

雖說nanaba每次都將「長得好看啊,一斤值多少錢?」放到嘴邊,但遇到自己的女兒也得把話吞到肚子裏去了。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