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9

我爸騷擾我媽

最近nana的記憶越來越好,大人的談話,往往只要聽過一次就可以原封不動的說出來。有時會讓父母有生女莫若此的嘆息,有時卻會造成無言的結局!

很認識nanaba的朋友都知道,這個人老是處於不太正經而且神經、神經的狀態,有時連太太也受不了。當然聰明如nanamon很快就了解到反制之道,也就是呼喊女兒來拯救;通常就是「nana,你爸騷擾你媽之類的」,nana也就會義不容辭拿著充氣戰斧前來解救,所以這個「我爸騷擾我媽」的印象也深刻留在心中。

學習跆拳道是為了保護媽媽、和人聊天交心也不忘聊到騷擾,很快的無論是nanaba的同事、老闆、朋友以至於親姊姊,每一個人都知道nanaba會騷擾nanamon,有幾個平時受到nanaba迫害甚多的同事,甚至露出邪惡的微笑問起nana「你爸怎麼騷擾你媽」。

昨天受同事之託,幫忙去載個朋友。大家上車、初次面寒喧客套之後,突然冷不防的後方nana傳來一句:「哥哥,我爸騷擾我媽」,好個見面禮!真不知這位先生是否會覺得上了賊車,想要奪門逃出。

不過請大家記得,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好、有壞的二面:

昨天開始nanamon去美國出差一個禮拜,到了晚上nana跟我說:「媽不在,你真得很可憐!」

我說:「為什麼?」

「因為你就沒有人可以騷擾呀!」

唔唔唔,有孝女若此,不枉今生啊!

6 Comments

殺!很大

很久以前nanaba就覺得更年期快到了,首先脾氣變得很不是很好,再來就是耐心沒了。最近工作夥伴更是感受深刻,動不動就聽到…

「我要殺了他!」

「我要甩他一巴掌,當場給他巴下去」

(以上都是說說而已啦……,nana沒事大家不用擔心,也不用打113家暴專線)
昨天在工作會議中,可憐的工作夥伴才說了二句,就被nanaba搶白兼質問了五分鐘,連一向犀利到無以復加的二老闆都忍不住跳下來,扮演起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了,順便封了nanaba的嘴。

下次也許開會前,nanaba也該穿上緊身衣,跳上騎馬機,拿著掃大叫

「殺!很大」

No Comments

沒種焚書坑儒,又何必國音統一

上個月回到爸媽家,正好遇到大姊帶小孩回來,全部小孩共聚一堂。當然熱愛孫兒們的奶奶,絕對會端出小的最愛「炒蛤蠣」。看到這盤菜,大姊姊忍不任嘆一口氣,現在這個年頭連「蛤蠣」都不能叫「蛤蠣」了,原來前一陣子,教育國字音「標準答案」又更正了。

nanaba當過小學老師,當然知道中華民國教育有一種奇妙的發明「常用國字標準字體及國與一字多音審訂表」,更妙的是這玩意每年都還會更新,遠遠超過任何一種語言在正常情形下變化的速率。想來這玩意又是邀請所謂專家學者來審訂,只連我這個碰過語言學皮毛的人都知道,語言是沒有標準的,無論字音、字形、字義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如果真要硬性規定,歷史上大概只有秦始皇的焚書坑儒能刻見效,如果我們教育沒種活埋那些寫錯字、唸錯音的人,一口氣燒掉網路上的數以百億計的錯字,那又在規定什麼?

注音的用意是什麼,由於部份漢文字體缺少記音符號,所以需要輔助工具來幫忙練習。在我的觀點輔助工具的位置,就該留在輔助工具。我們用的不是拼音文字,有太多的同音字,漢文的記憶很大的比例在於字形的協助,不信你問那些習慣注音輸入法朋友,一定一大堆人寫不出很「以前輸寫沒問題」的字,原因就在於確實的字形記憶已經被電腦選單所取代的。當小朋友認識的字數到達一定的數量後,注音就一點都不重要。增加字的認識應該運用更快速的從前後文、及字詞方式來加速累積。

注音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它只是快一百年前一堆老頭所發明的權宜之策,離經典的距離,大概和nanaba距離文學家的位置,一樣遙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