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ba從小到大的生日都是在大家的期末考中渡過,所以還蠻習慣冷冷清清的感覺,再加上生日當天(23日)忙著準備隔天教師甄報名的文件,也幾乎忘了生日的存在了。最恨排隊的nanaba起了大早跑去報名,想不到一到現場表定時間尚未開始,就是已經人頭鑽動,看來二天報名時間可能人數破千是沒問題,所以錄取率算起來大約就是千分之四吧……

星期六是nanaba的休息日,也就順勢轉往圖書館用功起來。唸著熟悉的東西,思緒卻回想起和過去和小朋友的快樂時光,又想到台灣教育中種種令人生氣的現象,對這份工作充滿的熱愛又卻難以獲得的悲哀,想著想著腦中卻突然浮起「悲欣交集」(弘一法師歸天前就想到這四個字)這四個字了, 想不到nanaba這麼快就到了弘一法師的「境界」了。

腦中胡思亂想自然讀不下書了;不過nanaba思緒紛亂的時候,就常會神游太虛自救–想像自己到最想去的地方遊玩!一個中了大樂透必去玩的地方:薛克爾頓越嶺路線。

薛克爾頓是nanaba認為在南極探險史上最偉大的探險家,一次大戰期間他率領一批人駕著堅忍號前往南極探險,結果在靠近南極大陸的威德海就被浮冰凍住而動彈不得,經過一年多的等待,浮冰不見解凍反而把船夾得稀爛。到了最後,薛克爾頓只好率領五個人(其它留在當地待援)駕著一艘破爛救生艇,嘗試穿越號稱「暴風屠宰場」的南大西洋,經過了十六天航行了數百哩,終於來到南喬治亞島的南岸。當時該島只有一個補鯨站在北岸。薛先生不顧疲勞,及破爛裝備衣著,立刻嘗試翻越山脈。花了二天時間,穿越數條冰河,他終於來到補鯨站,並且組織船隊前往南極援救夥伴,無奈天候太差,經過數次嘗式,七個月後終於接到留在南極海上的夥伴……;這一次的探險全員俱在,一個人也沒有犧牲。

這條薛克爾頓走過,穿越南喬亞島山脊的路線,就是薛克爾頓越嶺路。講了半天,這南喬治亞島在那裏呢?它位於阿根廷的外海,年紀有一點的朋友,可能記得福克蘭戰爭時,英國海軍陸戰隊曾進行攻佔行動。想去這條被國家地理探險雜誌譽為世界十大登山路線之一,你必須先到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諾,再轉飛機飛到該國南端,搭上往南喬治島的船,十天後抵達 進行二到三天的登山後,再搭十天的船回來……。由美國出發,費用為12000到13000美金,台灣出發再加一些裝備大概15000、16000,的確是中樂透後才能作得事情

p.s.每次回想薛克爾頓和堅忍號的故事,都不襟感動的潸然淚下,倒不是為了行動的壯闊,而是文中沒有寫出人與人之間的承諾與等待。以上薛克爾頓的故事,因書在它處全憑記憶寫出,時間細節可能有誤,還請大家指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