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blog的好朋友,星期六考試的結果已經揭曉了,結果我不是那六百八十分之二十四中菁英

雖然沒有考上,還是要謝謝許多朋友一直給我鼓勵。特別是北海道媽媽和Osaru,對我的信心比我媽還強 ,非常謝謝大家。這一年考試結束後,應該十年內沒有當老師的機會了,我也該好好想下一步該怎麼走。

說感傷,其實是有那麼一點啦。倒不是考不上難過(nanaba什麼不多,落榜的經驗最多)。而是難得遇上一個真正想作的工作,卻再也沒有機會去作而感傷吧!不過,我們螃蟹座的復原能力是最快低,寫完這篇文意後就復原的差不多了。

osaru和北海道媽媽快mail給我你們到與離開花蓮的火車時間吧!我已經開始享受這個暑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