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赤柯山後拖者一車兵疲馬睏的家人,直奔安通溫泉了。

NaNa光是看到外面的溫泉池就按奈不住想直接跳下去,經過一陣強烈安撫後,才乖乖的先跟我們回房間換泳衣。

nana:爸爸、媽媽快一點喔,我快等不及了。

不過小氣的nanaba捨不得把Canon 350D帶到溫泉去,就沒拍到一家和樂融融的泡水鏡頭了。

用過晚餐後,nana似乎對開鎖很有興趣,跟爸爸借了鑰匙努力的試起來了,同時還把爸爸趕到房間裏不準看。有時不得不讚嘆「小孩是大人的鏡子」這句話。nanaba也是超不能接受別人一直在旁邊coach的,連學游泳時都是叫教練(是好朋友才能這樣啦)口頭解說後在岸旁納涼即可!至於開鎖的愛好,可能也是遺傳自爸爸吧?!還記得高中聯考考場在一女中,下課時間無聊就和同學比賽開起走廊旁雜務櫃的號碼鎖(再三澄清沒偷任何櫃中的東西),最後比數量還小輸同學一籌。

nana:媽媽不要打擾人家專心練習啦。

按照慣例出遊的第一晚nana睡得並不安穩,早上五點半時更是完全清醒了。英明的nanamon當機立斷的下令往六十石山出發,避開金針人潮。當車子奔騟在空無一人的台九線及上山道路時,nanaba 即乎要快樂的歡唱起「沒人、沒人,沒有人來吵我了。」

直到接近山頂,才發覺大大的不妙,這…這那裏是六十石山嗎,簡直是日本築地的早起漁市……

這張照片裏的人數被photoshop消去了一半……

絕大部份還都是攝影愛好者,而且設備還都很高級,無論大小白或大大小小白一應俱全,扶老攜幼、數位底片,大概除了萊卡外市面上其它所有的牌子都到齊了( nanaba觀察還是canon多了一些,也有可能是白色鏡頭比較搶眼就是)。

事實上找不到一塊「沒有人」的金針花叢可拍。

雖然人多我們全家還是奮勇前進到山頂涼亭眺望風光,想不到原來七月時還在的涼亭,竟被前陣子的颱風摧毀了

nana:怎麼比上次亮很多呀。咦,屋頂那裏去了?

還記得前文說過nana只坐媽媽揹的揹架嗎?那為什麼這一次nana又願意坐了呢?

那當然是因為太早起了,腦筋還不太清楚的呈無抵抗力狀態。

nana:好想進入夢鄉呀。

不知是何原因,六十石山的金針花不若赤柯山的綻放,大部份還是呈現花苞狀態。當然對當地的花農來說是比較喜歡花苞,沒開的花苞才能棌收,全開的花是不具任何經濟意義了。如何兼俱觀光和農業的效益,在花蓮是個重要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