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算是一個紀念吧。

爸爸去上班了!相處二年的nana也去上了幼幼班。由於新工作需要打卡,nanaba又是對時間超敏感的人,通常在七點半前就出門了,送nana上學的工作只好落在比較有彈性的媽媽身上。雖然之前爸媽輪番陪讀了好幾天,但真得全天上學還是免不了強烈的分別哭泣。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班,飛奔回家卻是看到nana畏縮的眼神,「抱抱」、「不要!」,「喝水」、「不要要!」、「吃飯」、「不要」。就連父女連續二年的共浴記錄,也被她嚴詞拒絕, nana就只想緊緊的抱著媽媽。辛苦的nanamon忙了一天、回家之後還要陪nana作東作西的,一邊還要擔心nanaba被這一連串「不要」給徹底的摧毀,也虧她能應對自如的安然渡過。

辛苦二年之後,突然被這個家排除在外成了一個隱形者,說不難過那真得是騙人的。nanaba過了一個星期才想通「nana為何會突然討厭爸爸」:可憐的她每天早上都要經歷與媽媽分別的痛苦,等到回到家爸爸想把她「從媽媽身邊帶走」的行為,觸發她累績已久的傷心與憤怒,一股腦的發洩出來;這非關性格的改變,而只是情緒的出口罷了。

想通了之後,也就不再那麼難過了。只是每一天在僅剩的晚上時間在旁邊安靜的陪伴,就像她剛出生時喝著媽媽奶奶時,不斷的讓她知道爸爸愛她、陪著她,漸漸地、慢慢地,nana可以接受爸爸陪著做一些事無需媽媽在場,但還是不肯讓爸爸洗澡。

前幾天nana終於願意讓爸爸洗澡,算一算日子,恰好離最後一次共浴50天,隱藏版當久了也終於可以見得世面了,看不見的老爸重回人間。

感謝媽媽50天來獨立養育的辛勞。

感謝瑄恩媽在聽完 nanaba的淒慘處境後,發表評論「你好像我們家保姆喔,花最多時間和小孩在一起,小孩最後還是比較喜歡媽媽!」「你好毒的的舌頭,瑄恩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