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騷擾我媽

最近nana的記憶越來越好,大人的談話,往往只要聽過一次就可以原封不動的說出來。有時會讓父母有生女莫若此的嘆息,有時卻會造成無言的結局!

很認識nanaba的朋友都知道,這個人老是處於不太正經而且神經、神經的狀態,有時連太太也受不了。當然聰明如nanamon很快就了解到反制之道,也就是呼喊女兒來拯救;通常就是「nana,你爸騷擾你媽之類的」,nana也就會義不容辭拿著充氣戰斧前來解救,所以這個「我爸騷擾我媽」的印象也深刻留在心中。

學習跆拳道是為了保護媽媽、和人聊天交心也不忘聊到騷擾,很快的無論是nanaba的同事、老闆、朋友以至於親姊姊,每一個人都知道nanaba會騷擾nanamon,有幾個平時受到nanaba迫害甚多的同事,甚至露出邪惡的微笑問起nana「你爸怎麼騷擾你媽」。

昨天受同事之託,幫忙去載個朋友。大家上車、初次面寒喧客套之後,突然冷不防的後方nana傳來一句:「哥哥,我爸騷擾我媽」,好個見面禮!真不知這位先生是否會覺得上了賊車,想要奪門逃出。

不過請大家記得,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好、有壞的二面:

昨天開始nanamon去美國出差一個禮拜,到了晚上nana跟我說:「媽不在,你真得很可憐!」

我說:「為什麼?」

「因為你就沒有人可以騷擾呀!」

唔唔唔,有孝女若此,不枉今生啊!

6 Comments

殺!很大

很久以前nanaba就覺得更年期快到了,首先脾氣變得很不是很好,再來就是耐心沒了。最近工作夥伴更是感受深刻,動不動就聽到…

「我要殺了他!」

「我要甩他一巴掌,當場給他巴下去」

(以上都是說說而已啦……,nana沒事大家不用擔心,也不用打113家暴專線)
昨天在工作會議中,可憐的工作夥伴才說了二句,就被nanaba搶白兼質問了五分鐘,連一向犀利到無以復加的二老闆都忍不住跳下來,扮演起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了,順便封了nanaba的嘴。

下次也許開會前,nanaba也該穿上緊身衣,跳上騎馬機,拿著掃大叫

「殺!很大」

No Comments

沒種焚書坑儒,又何必國音統一

上個月回到爸媽家,正好遇到大姊帶小孩回來,全部小孩共聚一堂。當然熱愛孫兒們的奶奶,絕對會端出小的最愛「炒蛤蠣」。看到這盤菜,大姊姊忍不任嘆一口氣,現在這個年頭連「蛤蠣」都不能叫「蛤蠣」了,原來前一陣子,教育國字音「標準答案」又更正了。

nanaba當過小學老師,當然知道中華民國教育有一種奇妙的發明「常用國字標準字體及國與一字多音審訂表」,更妙的是這玩意每年都還會更新,遠遠超過任何一種語言在正常情形下變化的速率。想來這玩意又是邀請所謂專家學者來審訂,只連我這個碰過語言學皮毛的人都知道,語言是沒有標準的,無論字音、字形、字義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如果真要硬性規定,歷史上大概只有秦始皇的焚書坑儒能刻見效,如果我們教育沒種活埋那些寫錯字、唸錯音的人,一口氣燒掉網路上的數以百億計的錯字,那又在規定什麼?

注音的用意是什麼,由於部份漢文字體缺少記音符號,所以需要輔助工具來幫忙練習。在我的觀點輔助工具的位置,就該留在輔助工具。我們用的不是拼音文字,有太多的同音字,漢文的記憶很大的比例在於字形的協助,不信你問那些習慣注音輸入法朋友,一定一大堆人寫不出很「以前輸寫沒問題」的字,原因就在於確實的字形記憶已經被電腦選單所取代的。當小朋友認識的字數到達一定的數量後,注音就一點都不重要。增加字的認識應該運用更快速的從前後文、及字詞方式來加速累積。

注音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它只是快一百年前一堆老頭所發明的權宜之策,離經典的距離,大概和nanaba距離文學家的位置,一樣遙遠。

No Comments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繼打呼聲「摳墟」之後,最近nana最喜歡學的baba之音就是「來不及了!來不及了!」。話說nanaba是一個很重早上的人,寧可少睡一點也要一個很悠閒的早上,如果和人約早上7:00那麼大概早上5:00就要起來準備。

 

準備什麼?化粧、髮型、挑衣服?

 

當然不是,信仰隨機穿著的人,上述事件不用三分鐘就解決了。早上美好的時光就該愉快的在練習台上騎完自行車後,洗個痛快的澡。在廚房做一杯悠閒的咖啡與豐富的早餐,佐以google reader上和新聞摘要和gmail,夏天伴隨大聯盟王建民的開場歡呼、冬季則是氣象的綜藝誇張報告。不知不覺晃盪二個小時。

 

果然不是天生舒國治的料,每到將近八點nana就看到爸爸突然口中開始喃喃著「來不及了、來不及了」,一邊慌慌張張換上上班服裝,匆匆忙忙的出門,對比前替分之九十五的閒散,這後百分之五的慌亂自然是相當的爆笑。

 

今早nana一聽到「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忍不住不大笑起來。Nanaba爸為了討一個kiss bye,便問nana說「爸為什麼每天早上來不及了,是不是nana沒有親一個」。

 

Nana笑著回答:「你是電視看太多了」

 

為什麼俗諺會說「小孩子有耳無嘴」,因為「真相總是殘酷的喔」

2 Comments

台東,好山好水好少人

要說nana一家除了花蓮,最常去的地方要算是台東了!那也是最讓nana念甾在甾的地方。

先不說好山好水好風光了,這些東西大家欣賞別人的網站就可以看到了。我覺得台東最讓為人父母激賞的地方就是旅遊區的人口密度很少。說實話,帶小孩出門最怕的就是人多,萬一小孩一時玩到興起,大呼小叫撒歡闖禍了,

馬上就有旁人投入殺人的眼光:眼光語「看看這對不管事的父母,我們國家未來的治安就是被這種不負責任的家長敗壞了……」

修為不夠的家長,受到眼光照射後,輕則當眾罵小孩向群眾交心,重則還處罰個二下,梟首示眾以示負責,一場家庭出遊和樂的喜劇,瞬間悲劇收場。

在台東遊玩就不必擔心這種困境,人多了些我們移到人少的地方,有時在人少的景點誇張到,我和nana狂歡了好幾小時,還是只有我們二個人。

有照片為證:

我和nana在卑南文化公園的摸擬發掘坑,從台南左鎮人繞台一圈發掘到圓山貝塜了,玩了二小時還是只有父子二人和樂融融

這種天堂能說不好嗎

5 Comments

又退步一名,我是第八名!

從nana出生以來,nanaba最百思不得其解是,明明陪伴照顧nana的時間數倍於nanamon,但當二個人都在的當下,nanaba總是不被選上的那一個!就算是久經冷宮經驗的嬪妃也會小小抱怨一下。當然家中的小公主是一概不受理「怨父」的抗議。

慢慢地,nanaba感受到隨著nana長大,地位也漸次的下降。

當然媽媽是永遠的第一名,幼稚園的媽咪是第二名,就連爸爸辦公室同事最疼她的青蛙姊姊也排到第三名,中間幾名就是Dora、查理、蘿拉、索倫羅倫森等卡通人物,nanaba的第七名地位一直汲汲可危。結果前不久遇到一位開朗、美麗又爆笑的粉紅姊姊,nana和她投契到好像是當作同班同學看待,於是乎噹!噹!噹!爸爸又再退步一名,第八名。

目前淪落到只能在警察遊戲當犯人的地位,惟一的動作就是罰站(但nana準許一邊罰站、一邊喝啤酒)

nana:我說老爸你也不用再抱怨了,上次你卡在溜滑梯上,我不是還爬上推你嗎?

孝女救父圖

5 Comments

耶!放風箏

話說前幾天左右媽寄來一組風箏彩繪組,nana和媽媽立刻開心的工作起來,兩人合力把風箏畫成nana最喜歡的蛇和彩虹(您沒看錯,nana最喜歡蛇、蛙及蜥蜴類的冷血動物,而且越大越好:14:)。

趁著寒流前夕陽光普照,nana就和baba一同前往學校的草坪放起風箏了。

說到這裏就不能不稱道左右媽牌的風箏好飛,nanaba才在草地上走了幾步(真得是走)風箏就直入雲霄了,沒多久線就放完。一開始nana還追著風箏影子跑,等到越飛越高這小女娃就開始想新的把戲……。比如讓風箏落下時,她可以「正好」接到,等到跑著追成功了幾次後,她開始要求自己放風箏。

得再一次稱讚左右媽牌的風箏好放,nana試得第一次就成功了

(風箏飛好快喔)

(爸爸怎麼不能飛更高?)

(風筆在那裏?注意照片中間的黑點啦)

風箏上天後,nana開始無聊了的,還到處散步「溜風箏」,順便引來路人的關懷「小妹妹你會不會被風吹走啊?」
本日出遊結論

一、爸爸會不會放風箏不重要,買個好風箏就可以了,好到女兒可以代放。

二、帶相機真得很重要,用手機照得真得不能看。

6 Comments

幸福的滋味

記得年輕的時候,有人問nanaba什麼是幸福的滋味,性好囉唆的人總是不會給予簡單的答案。

對我來說幸福有三種層次:

第一層次是早上起床還有餘暇,享受一杯咖啡。

第二層次是早上咖啡的香味叫醒起床。

最高層次是早上為心愛的調製咖啡,讓香味呼喚她起床。

不過現實是殘酷的,認識nanamon之後,這位小姐是不喝咖啡的,而nanaba喝咖啡的風堆也逐漸走向克藥化,完全的劑量化(半天清醒=三份咖啡的星巴克拿鐵)!這自然不是什麼良善的幸福標準。

最新的幸福標準是,早上起來抱起女兒、走向馬桶、脫下褲子、上完廁所、擦完屁股、穿回褲子、抱起女兒走回床上,讓他繼續一個睡眠。或是當她「噗!噗!」時,總會呼喊著「頭酸酸」,要我坐在馬桶邊,他好把頭靠在我的膝上,專心用力起來。

這些幸福的滋味可是「季節限定的」,不信你問那些小孩重量超過20公斤以上的父母,還幸福的起來嗎? :19:

21 Comments

18分

前一陣子吵到翻過來的18分,nanaba當然也有話要說:

一、18分是可預見的結果,有什麼好吵?

大學指考本就是一種分配座位的制度,學校座位和人數不多時自然人人有座位。套兩位古人的說法:

不知是黃武雄還是黃榮村這些老一輩的教改人說的「大學聯考本就是一種不得已的分配制度,在上面成功不代表是能力真正的評價,失敗也不是一種否定」,當然老人講話也是有統計學的根據,一次性的考試若有完全的鑑別力的話,出題的人可以得諾貝爾獎了。

另一位是台大經濟的張清溪,前一陣子在蘋果日報發表的文章說「如果成績差的孩子進學校受教育,總比放他在社會上遊盪好 !」

二、改變成績不好的學生才是榮譽。

nanaba在唸過教育科系之後,才發現給老師的最高榮譽是讓不好教的學生教好。讓學習成就低的學生重獲新生不是學校的主要目的嗎?不知何時開始這種「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專檢軟柿子吃」的觀念,竟然會是大家對大專學校的唯一期待?

三、填志願是另類的囚犯悲劇

因美麗心靈而大大紅起來的經濟學賽局理論,裏頭有個十分有趣的「囚犯的悲劇」理論:簡言之就是當人在不知其他人決策內容時,所下得決策往往無法達到最佳的結果,在實際生活上的例子就是警察特愛一一隔離審訊犯人,讓他們出賣彼此。當然賽局理論不是那麼簡單,也不容我班門弄斧,只是我要提醒大家的是選填志願在骨子裏也非常像「囚犯的悲劇」。

在這個制度下,只有分數在金字塔頂端的學生才有選擇權(理論上他們才能想選誰、就選誰,實際他們受到社會家人的「高度期待」選擇反而更窄)其他人不過是不斷猜度別人的囚犯而已,這真是一個蠻糟糕的制度。把18分送給稻江,在某些層面來說,不具有指標的意義,卻帶給稻江非常負面的標誌效果。

18分的悲劇裏沒有贏家:

他提醒大眾台灣教育在亮麗的數字下,40多年一直有一群學習成就很不理想的學生存在。以前這個著迷於成功的社會不在乎他們無路可去;現在發覺了,社會的公論竟是倒向不讓他們有路可去,見證資本社會的自私。

學生在虛偽的志願制度下受到命運的擺弄,前往一個不知所以的地方。

學校作無意義的提昇志願排名形象的掙扎,浪費了許多資源。

3 Comments

隨便啦!

當初討論要生nana的時候,nanaba就逼著nanamon要生雙胞胎。因為nanaba知自己是非常喜歡「畢其功於一役」的人,但又不喜歡常常改變生活型態的人。如果能把生養孩子這件事二個一次解決,不用經過漫長的歲月那就太圓滿了。所以沒事就在nanamon的耳邊碎碎唸「雙胞胎」,唸得耳朵都生出繭來。不過顯然雙生子不是這樣出現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最可愛的nana就出生了。

 不過再生一個的念頭一直在心中徘徊不去,大概是內政部解決台灣人口老化的政策宣傳太夠力了,連幫nana買幼稚園的午睡用具時,棉被店的老闆娘都鼓勵像nana一家,應該多生幾個才對。nanaba的心思也像鐘擺一樣一下向左、一下向右的不能下決定。

從以前到現在看過許多血淋淋的例子,就是兄弟姊妹鬩牆的厲害,為了避免這種情形發生,在下決定之前徵詢nana的意見變得十分重要。於是我們不斷的耳提面命的問著nana,有個弟弟妹妹好嗎?說也有趣十次有九次nana回答「好啊!」彼時她還在喝奶時,有時nanaba還附加「要分享奶奶」的「負面」附加意見,想不到我們家小公主直接很豪氣的說「可以啊。」顯然這個小孩完全不像「他軟弱無法下決定的baba」一樣,迅速就為重大決定定調了。

nanaba是非常「長恨歌」型的(可憐天下爸爸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關於這重要意題當然也要了解nana的傾向,於是近來弟弟妹妹的對話,也附加上了「你要弟弟還是妹妹?」次要問題。孝順爸爸的nana也非常貼心、百答不厭回答「妹妹」,顯然nana已經完全了解為爸的心思了。即使在國會全力支持之下,nanaba還是不能下定進決心,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徵詢nana的意見。

終於,在前天,nanaba問nana第100次「你要弟弟還是妹妹啊?」只見他小姐頭也不回繼續玩著玩具,酷酷的回答

 

 「隨便啦」

 

我想這才是nana真正的心聲,「對不起,baba煩你這麼久」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