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和NaNa在午睡大作戰時,不小心轉到緯來日本台正在轉出的偶像劇「Slow Dance」,恰好聽到男主角妻夫木聰說得一句話「人有時要放棄夢想,才能繼續前進」,蠻符合NaNaBa最近的心境的,再加上還有成熟後的廣末涼子參加演出(以前在美國的小玲還曾幫NaNaBa剪過廣末涼子頭呢!),種種誘因讓我們父女看得蠻忠心地(NaNa心聲:老爸,我是被強迫的吧)。

看了幾集果然還是對類似東京愛情故事的談戀愛節奏不耐煩了起來。NaNaBa大概是好來塢商業電影看太多的後遺症,對於連續劇的耐心特別不夠;十一集型的日劇已經是最大極限,至於動輒三、四十到一兩百集的韓劇還沒看起過30分鐘的。不過還是要向日本人對勵志體材的掌控能力表達深深的敬意,不知為何日本人對於勵志型的故事說得特別好,從小時候看得「青少棒揚威記」:在精神與體能的極限厲練下,向甲子園前進。到安達充系列:撇開男女間巧妙曖昧情素,所剩下的也只是勵志而已。還有其它種種例子,讓人有日本社會處處有小人物散發努力的「發光發熱」感。不過從另一方面講,也許就是這種對「個人努力」的過度執迷,也創造了天平另一端的村上春樹現像。

回過來說Slow Dance,NaNaBa是很難理解劇中人為何每個人都得了強迫性溝通不良症,但不能否認整齣劇在專精的製作且分工清楚的製作群操控下,在故事角色心靈許多幽微之處仔細白描,我想那才是感動在現實生活觀眾的主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