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貼的NaNaMa帶NaNa回台中外婆家,放NaNaBa一個長假。本來我是想要找人去南安走二天一夜的瓦拉米山屋的,結果颱風打亂了計畫,只好另謀它途。

週六早上送走了母女倆後,開始興致勃勃的計劃,想要幫NaNaMon升級筆電的硬碟加記憶體,順便重灌系統、想要趁機多寫Blog、想要去海邊划獨木舟,還要找姨婆喝個痛快,這麼許多的好事,當然是喝酒第一囉。傍晚帶著烤鴨來到鹽寮,一眼就看到颱風餘威還留在海浪上,偷偷地把划獨木舟的計劃畫掉,然後痛快暢飲聊天直到深夜。

星期日醒來。想說趁NaNa不在時把全家床單換下清洗,想不到一作不可收拾了,洗完曬完,又想到廚房可以再稍加整理,反正小孩不在正好可以專心而有效率的對付家事。等到想到電腦時已近中午了,連忙開工。硬體工程是不用花吹灰之力,不過備份資料時卻出了問題:我的外接硬碟老是當掉。試了幾種檢測方法,才發現是硬碟壞軌,真是有點煩了,NaNaBa升級維修電腦歷史中沒一次順利的。

此時被颱風藏起的太陽露臉了,突然想起前花園還有薄荷草移株沒完成,連忙跑到外頭又是掘土種草施肥(來自廚餘桶所產),還意外發現廚餘桶的外蓋積水,除臭劑也幾天沒放了,把該作的事作完又回到電腦前作該作的事。

重灌系統作到一半睡魔襲來,溜到樓上去午睡。天可憐NaNaBa,NaNa雖然不在家,還是徹底的影響睡眠。昨晚喝了一堆酒後還固定在午夜兩點、清晨四點半醒來,連午睡也還是標準的一個小時的「靜候小姐起床 方式」。出門帶回晚餐、邊吃邊作的在晚上八點前終於作完所有能作的部份,只等主人回來驗收了。不過重灌系統後,顯然把所有的小問題都解決了,在這裏就要小小抱怨一下IBM了,用了三、四台的筆電,每一台的預設作業系統好像壽命接近一年時都會自爆似的,下次如果還有機會買新的,還是一拿到就重灌,省得囉唆。

睡前想到隔天要去圖書館還書,連忙花了二個小時把道金斯的「盲眼鐘錶匠」剩餘部份K完。道金斯不虧是達爾文基本教義派,一本書就把所有人都修理一頓。順便還送了一堆「白癡」、「笨蛋」的稱號給創造論的信徒,當然這他沒明寫在書中啦。

星期一也不見輕鬆啊,早上起床得把昨天的衣服床單摺摺收收,想到早上的行程是繳費–圖書館–家樂福,總之就是平常不方便帶NaNa作得事,今天一次解決。特別是家樂福,平常帶NaNa去時都不敢買太多或太重的東西,今天特別索性把該買都買齊了,結果就是回家又搬又整理得搞到二點多。

午覺睡到一半驚醒,突然想到明天面試沒有短袖襯衫可穿(nanaba衣櫃根本沒有這種東西),連忙飛車到市區買衣服,順道吃晚餐,現在晚上七點半終於可以安安靜靜的坐在電腦前開始我的Blog寫作計畫。

現在想想還真恐怖,明天NaNa就要回來了,我卻還可以想到五件以上的家事該作而沒作的,怪不得人家說要讓父母或家庭主夫婦休息,一定要讓他們離開現場才可以,家事真得是想作而作不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