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姨婆的穿針引線下,NaNa和一休哥哥終於要見面了,地點當然是鹽寮海巢囉!其實一休哥哥的媽媽算是nanaba的老朋友,也是在多年前在鹽寮認識的。不過因為我們後來搬到美國,所以也就很久沒聯絡了。最近搬回台灣後,又經姨婆的幫忙,才又聯絡上了。

當然一休哥哥原名不叫「一休」,只是nanaba見面之後,赫然發現簡直就是小沙彌的翻版,只可惜nana不叫小研,要不然就可以現場演一齣了。

可惜我還不會作一休的招牌動作。

一休哥有點小害羞,被我們nana的熱情嚇到,整屋子只聽到

「哥哥,來坐坐」

「不要,不要」(一休四處逃竄中)

一休媽解釋說一休是屬於「慢熱型」的小孩,幸好我們nana也不是「強逼型」的小朋友,過沒多久就和爸爸跳起「火車舞」,讓一休哥哥可以安靜的慢慢昇溫中。

在海巢的餐廳中,nana盡情的奔跑,沒多久他就發現許多海尼根空瓶可以玩。為了預防亂啃,爸爸特別清洗了二個瓶子給nana作玩具;想不到聰明的nana立刻要把桂花冰茶倒入瓶中飲用,於是留下了這張可以讓「爸爸被社會局保護兒童中心約談」的照片。

我可是遺傳到爸爸的好酒量喔,一次兩瓶!

NaNaBa是嚴正否認這樣的行為是來自爸爸的啤酒攝取過量!!

和一休媽聊天是相當愉快的;因為一休媽和nanamon一樣是經過三天的自然生產奮鬥才生下小孩,兩個大人在分享自然產、水中分娩等等議題,時間像流水般快速的過去,而一休哥哥也熱機完成,開始和nana熱情的玩來玩去。


一休哥哥你看我的頭型是不是很圓啊?

花蓮的夏天不是普通人受得了,特別是中午時分。姨婆慷慨的借出橘子的浴缸讓小孩玩水,而我們家的nana也豪氣在海邊天體起來了。

爸爸你怎麼還不脫啊?

想不到哥哥卻不肯在nana面前光身體玩水,只好讓nana和nanaba獨享玩水的樂趣(nanaba這次有穿衣服喔)。另外到中午時姨婆還煮了大餐請大家吃,真是要謝謝姨婆出人、出地、又出菜讓我們渡過快樂的一上午,一休哥哥下次還要一起玩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