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強颱壓境,NaNaba一家人中午就全部返家恭候強風驟雨大駕了。午餐過後辛苦工作的nanamon先去睡午覺了,只剩下在家「堅持」不午睡的nana和早被訓練「不能」午睡的nanaba還在將持不下。爺倆玩玩樂樂好不開心,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三點,nanaba突然觀察到女兒的脾氣變差了,猜想大概是想睡了,於是相約上車逛街,一開車沒多久nana就順利進利夢鄉了。

當把nana抱到車上時,一邊想著這小妞想睡壞脾氣的習慣還真像他老爸。以前nanaba就是極重睡眠的人,大學時寧可當掉也不熬夜就不用說,當兵時在金門夜行車時邊走邊睡走錯路被老闆叫醒;和別人比較不同的是「睡著被打斷不會怎樣,若是不讓我睡卻是十分火大」,這樣的習慣直到nanamon生產生了三天,三天沒什麼睡之後,從此戒掉了想睡壞脾氣(:11:nanamon謎之音:是要睡就睡,無人能擋吧!我老公是入睡世界記錄保持人:一翻身的時間)。

講到了nana像誰,從出生到現在一直眾說紛筠。但捫心自問,當我第一次見到他皺皺小臉從媽媽的身體出現加上被擠成像甜筒狀的頭,實在很難把我們兩人的長像連結上去。而後隨著長大而瘋狂暴增的可愛度,直到現在才慢慢覺得越來越像nanamon。 :38:

這樣的生長的傾向當然讓生性愛慕虛榮、前外貿協會會員的nanaba喜不自勝,雖說當時和nanamon結婚是用當她的文采、性情,兩人相處合宜的政治正確理由,但其實兩人第一次見面最震攝nanaba的是外貌啦(:21:nanamon謎之音:男人啊……),所以nana越長得像她媽就越符合「普世間對外貌的標準」。

雖說nanaba每次都將「長得好看啊,一斤值多少錢?」放到嘴邊,但遇到自己的女兒也得把話吞到肚子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