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像我還是像媽媽?

昨天強颱壓境,NaNaba一家人中午就全部返家恭候強風驟雨大駕了。午餐過後辛苦工作的nanamon先去睡午覺了,只剩下在家「堅持」不午睡的nana和早被訓練「不能」午睡的nanaba還在將持不下。爺倆玩玩樂樂好不開心,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三點,nanaba突然觀察到女兒的脾氣變差了,猜想大概是想睡了,於是相約上車逛街,一開車沒多久nana就順利進利夢鄉了。

當把nana抱到車上時,一邊想著這小妞想睡壞脾氣的習慣還真像他老爸。以前nanaba就是極重睡眠的人,大學時寧可當掉也不熬夜就不用說,當兵時在金門夜行車時邊走邊睡走錯路被老闆叫醒;和別人比較不同的是「睡著被打斷不會怎樣,若是不讓我睡卻是十分火大」,這樣的習慣直到nanamon生產生了三天,三天沒什麼睡之後,從此戒掉了想睡壞脾氣(:11:nanamon謎之音:是要睡就睡,無人能擋吧!我老公是入睡世界記錄保持人:一翻身的時間)。

講到了nana像誰,從出生到現在一直眾說紛筠。但捫心自問,當我第一次見到他皺皺小臉從媽媽的身體出現加上被擠成像甜筒狀的頭,實在很難把我們兩人的長像連結上去。而後隨著長大而瘋狂暴增的可愛度,直到現在才慢慢覺得越來越像nanamon。 :38:

這樣的生長的傾向當然讓生性愛慕虛榮、前外貿協會會員的nanaba喜不自勝,雖說當時和nanamon結婚是用當她的文采、性情,兩人相處合宜的政治正確理由,但其實兩人第一次見面最震攝nanaba的是外貌啦(:21:nanamon謎之音:男人啊……),所以nana越長得像她媽就越符合「普世間對外貌的標準」。

雖說nanaba每次都將「長得好看啊,一斤值多少錢?」放到嘴邊,但遇到自己的女兒也得把話吞到肚子裏去了。

3 Comments

大花雞的逆襲

和doris一家的快樂旅行全記錄,就交給doris媽媽和nanamon了,nanaba就來寫一些關於nana的小花絮。

當初選擇三間屋這間民宿,nanaba就有點擔心喜歡動物的nana會追著主人養的大鵝跑!倒不是怕鵝會受驚喜,而是大白鵝看來很可愛,可是危險性可不下於大狗,想許久以前我那頑皮的獨生舅舅,就曾遭到大白鵝的突襲,要不是nanaba的媽媽跑出來營救,差點就被鵝「絕後」了。

所以出發前nanaba一直三申五令的告訴nana「不能追鵝!」大概是鵝對我們也沒多大的興趣吧,住進的第一晚連影子都沒有看到。不過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倒是看到了一對大花雞。

看到花雞的nana和doris當然開心的不得了,立刻要求跑去查看!身為「孝子人尊敬小組」的nanaba和doris媽媽當然立刻帶他們出去了!不過小心的Doris看到草地的草有點長,就選擇不再前進了。而一身是膽的nana則頭也不回的加速前進,也不管nanaba提醒「要保持距離」。

淘氣的nana還一邊學雞擺動翅膀一邊接近,不過大花雞倒是冷靜的繼續找東西吃。原來有點擔心雞動向的nanaba看到這情形,也就放下心專心照相……

漂亮的大公雞繼續若無其事的張望,但是突然

可憐的nana被撞倒在地,幸好公雞沒有追加幾記攻襲,看到nanaba衝過來就跑到旁邊去捉蟲了。nana當然是十分傷心了,也許是驚嚇、也許是疼痛。nanaba也忙著安慰。也忙著檢查是不是有受傷。

看著nana委屈的雙眼,心疼的nanaba還是要和他說明有時侵犯到動物領域就會被攻擊的(其實心裏正在強力悔恨自己的大意說)。最後還抱著他再去看大花雞,顯然nana受到的驚嚇沒有那麼快容易恢復,才一下下就說要回去房子裏了。事實上直到當天晚上,當她聽到「大公雞」三個字還立刻驚覺了一下。

各位爸爸媽媽帶小朋友去看動物時不要學nanaba的放心,要處處小心呀。動物發動攻擊通常都是迅雷不及掩耳的,即使你距離小孩很近,一旦他們抓到機會還是會「打了就跑」喔。

怎麼這一篇寫得像「警世寓言」呀,果然是荒廢已久,連搞笑都搞不出來了。

8 Comments

我可以娶您的女兒嗎?

我得承認這是一篇沉溺女兒可愛無可救藥之父親所寫的炫耀文!!如果你真得無法忍受閃光般的不懂謙虛,建議您就略過不看囉

常來這裡的朋友都知道NaNaba和NaNaMon都完全沉溺在nana的可愛當中不能自拔,當然古言道「德不孤,必有鄰」,意思是有時「可愛」不再是個人的喜好,而是許多人的共同標準。我想nana的可愛已經晉升到某種境界了。

譬如某次NaNaMon帶著NaNa去書店玩耍,遇到某個大男生,未經允許就拿著手機就對著NaNa狂拍起來,還一邊說著好可愛!我是不敢問nanamon,那男子「是不是口水都快滴出來?」不過nanamon倒是很想給他狠狠的一拳就是。

之前我背著nana白楊步道時,他在瀑布平台上又唱又跳,也是殺了許多人的記憶卡,不過最經典的就是下面這個例子:

某次因為nanamon有事,nanaba只好帶著nana去和我老闆和學生義工開會。當然免不了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先娛樂大家一番。接著上菜時,我老闆體貼的問「燙不燙啊?nana回答「不燙,只是溫暖」,更是贏得大家對她修詞的讚賞。

此時有位一直不忍移開對nana目光的男性義工突然說:「nanaba,我可以娶您的女兒嗎?」

當然自許開明又理性的nanaba是絕對說不出「你也配」之類的眨詞(其實心理想說的要死)。當然是以「我女兒如果長大之後還喜歡你,願意和你在一起的話,作父親的當然沒問題的囉。」(連女兒要結婚的台詞都已經準備好,就知道nanaba作父親有多專業了

不過說了這麼多,其實最有心機的還是西雅圖的朋友「怪叔叔」了,為了達到20年後相認的目的,怪叔叔不僅創造了新的YA手勢,對利用糖炒栗子和手指布偶,教nana蹶起嘴唇說「魚」,以滿足個人遐想。

雖然身為他的朋友,還是忍不住要譴責這樣的行為 。幸好糖炒栗子吃完了,nana也忘了和怪叔叔的暗號,所以怪叔叔你最好還是想想比糖炒栗子更的方法,來加深nana對你的印象吧

8 Comments

哦Ya! Victoria’s Secret

Seattle的北邊有一個新興城市叫作Lynnwood,裏面有一個很大的室內型shopping mall。當年nanamon在懷孕未期,正好遇到近年來美國西北最炎熱的夏天,再加上當時家裏沒有冷氣(很少人為了幾天的熱去裝),我們就常常跑到這裏來作孕婦散步。

這一次重返舊地,說也奇怪和平常的nana恰恰相反的,她對室外活動毫無興趣反而熱愛在偌大的shopping mall跑來跑去,於是乎我們就投她所好的來個舊地重遊,回到lynnwood。在美國的shopping mall都有一些永不缺席的店,譬如Victoria’s secret,正好nanamon想要進去逛逛,體貼的父女兩人就待在店門口這裏晃來晃去。

好奇心特強的nana,立刻就發現店裏用裝飾的粉紅狗,而且開心的玩起來,

沒多久nana竟然作出以前從沒有作過的要求「要和狗狗合照」,並且纏著nanaba拿出相機來

各位一定覺得很奇怪,以往熱情猛拍的nanaba,為什麼這次這麼遲疑呢?因為那隻狗正好就在少女內衣特賣的前面,各位可以想像一個大男人拿著單眼相機對著少女內衣猛拍,活脫脫就是一個怪叔叔的形象,女兒饒了我吧

當然nana總是得到勝利, nanaba乖乖的拿出相機,顫抖的雙手也管不了對焦、白平衡了,邊一陣亂拍,邊東張西望準備看到安全警衛就要落跑。而我那開心的女兒卻在那裏快樂的爬上爬下,還不忘作出「 正牌怪叔叔」傳授的YA手勢。

(注意看nana比得YA是三隻手指喔!那是怪叔叔和她約好二十年後相認的暗號)

好不容易拍完了,但此事沒個了結,nana竟然要爸爸過去和粉紅狗合照! 還搶著要拿400D幫爸爸拍,此時nanaba只聽到內心在嘶吼

「親愛的女兒,爸爸真得很討厭粉紅色,更不用說粉紅狗了」

正當越來越多買內衣的少女圍觀「搶相機亂成一團」的父女倆(實在很像愛偷拍怪叔叔被女兒阻止不良行為)時,一位宛若天使降臨般的年輕阿媽跑來和nanaba聊起,nana有多可愛時,才算稍稍把怪叔叔形象修正成好爸爸。

不過nana還是持續發揮好奇心中,過沒多久她開始拿起內褲上的特價告牌,開始亂掛

終於nanamon出現,解救了可以要安全人員請去坐坐的nanaba。

6 Comments

出張!花蓮旅館考察團之「蝴蝶谷溫泉渡假村」

暑假期間NaNa一家就決定有空要在花蓮走透透,光顧各地大小旅館,好盡一個優秀花蓮人的義務「振興地方觀光產業」,正好十一月花蓮觀光月有個住五星級飯店五折優惠(沒錯,各位讀者,這又是二個月前的回憶),二話不說立刻就訂下天價的「蝴蝶谷溫泉渡假村」,全家開心的去渡假了。

NaNa家的習慣是進旅館一定要試遍所有的設施,也不管十一月已經涼風漸起,全家立刻就往露天浴池進發!

彼時的NaNa還很怕陌生的水域環境,在岸上猶疑了許久。

不愧是兒童教育專家的媽媽,突破nana的心防,順利進入池中。

nana:媽媽怎麼自己游走了?

我們家正牌的孝子人尊敬出現!

咦!好像有一大群蚊子逼近了,我們快快走吧(其實真有點小冷)。

認識nana家的人可能都會驚呼,怎麼nanaba為nana不惜血本,把Canon 350D都帶進水池裏拍了,鏡頭上都還有一兩滴的水滴。其實大家不用緊張啦,為了這次考察,nana特地借了一台號稱可在水下三公尺待40分鐘的Olympus 720,自然給它水裏來、火裏去了!邊游邊拍好不快樂。

不過Olympus的傻瓜模式還真不是普通傻,加上超無力閃燈拍出來的還真不能看呢!以後使用的人記得一定要調ISO和白平衡喔。

在室外池快被咬死了,還是跑到室內享受三坪大的超大浴缸吧!

好像住在小丸子他們家喔。

父女合躺也不過佔了浴缸的三分之一

nana:爸爸,你剛剛作這樣的表情,好好笑喔。

baba:nana媽媽要照了耶 

水中漂漂真好玩。

溫泉水可是從天上的洞掉下來的喔(很吵,nana很討厭)

游累了,抱著 baba的腿休息一下吧。

nana名言錄「換邊!」

蝴蝶谷的價位比起理想和遠來貴了不少,不過它供了很豐盛的晚、早餐,算起來並沒貴太多。嚴格說起來,那個超大浴室和浴缸算是最超值的部份,不過房間的其它設計感覺很像是浴室用掉太多預算,其它就只好隨便了,高級旅館讓人看出用夾板裝修是蠻 。至於重點的浴室也有很多地方感覺重適美感而忽略的人體工學或使用者的便利性;說實話住到目前為止,理想大地的房間設計規畫,還是在nanaba心目中的第一名。

11 Comments

當文學遇到科學

nanaba的工作最近進入瞎忙期,好像小學生過暑假,每天不知道忙什麼,一下子一天就過去了,當然blog也就好幾個「月」沒更新。

下面的故事也是好幾個月前發生的……

NaNa的語言能力發展的越來越好,慢慢的進入會問「為什麼」的階段。某晚NaNa正和媽媽很開心的玩耍時,突然問說「為什麼會天黑?」

說實話當nanaba聽到的當下,內心的興奮真是筆墨難以形容的。為了要當一個「全心全意給予科學性啟發」的父母,已經偷偷的閱讀背好了「十萬個為什麼」,準備上從「星星為什麼會發光」、下到「我從那裏來的」等經典問題,都要給予充滿科學精神的答案。於是乎為了慎重回答nana的問題,nanaba立刻跑到儲藏室去找「教具」。

找著、找著,卻聽到外面nanamon回答說「為什麼天黑啊?是太陽蓋棉被了啊。」

nanaba是不能忍受家中的小愛因斯坦被引導到錯誤的方向,立刻抱了一個gym ball衝了出去,吧啦吧啦開始:「球是地球,爸爸的頭是太陽,你住在地球上,地球轉動時…」不愧是我的女兒靜靜的聽了好幾分鐘。倒是媽媽沉不住氣了,嘲笑爸爸「以前還作過文藝青年的大夢,現在卻連一點幻想空間都不給女兒。」

心有未甘的爸爸當然毫不示弱,轉過來問「nana,為什麼會天黑?」

「是地球在轉動啊」nana的聲音有如天籟,還伴隨某男子的得意笑聲,哈哈哈哈。只是在一切順心如意中沒有察覺nanamon的冷笑。

————————三分鐘後————————

nanamon問「nana,為什麼會天黑啊?」

依然像天籟的聲音回答「因為太陽蓋棉被啊!」

當科學遇到文學,第一回合科學敗了。

11 Comments

我愛JerryC

提到Jerry.C,以一首Canon Rock紅遍網路,還惹來一堆人在You tube裏面模仿他的電吉他神技。不過nanaba自從沒在網路業混口飯吃後,連帶也被以前愛轉寄的朋友給忘了,網站八卦、新知都比人慢了好幾步;認識Jerry.C還是近幾個月由別人介紹才知道的。

在電腦前看JerryC時,正好是NaNa也正性高采烈的在桌子旁爬上爬下,想不到一聽到Canon Rock之後就徹底迷上了,每天晚上無聊時就會跟nanaba說「我要看Canon」,看到吉他就會說「我要聽Canon」。從此JerryC的Canon、巧虎CD和yoyo點點名的DVD就成為我們家的「nana三寶」。NaNa甚至會為了Canon,願意和我們進去音樂廳欣賞弦樂團的正版Canon。

看到這種情形的nanaba心裏十分的開心,倒不是覺得家就要出了個莫札特了,而是一想到如果nana以後還保持對彈吉他有極大的興趣,那麼在音樂這項開支中我們家可省太多錢了,畢竟和鋼琴、小提琴比起來,吉他的價格簡直就是便宜的妙不可言……哇哈哈哈

怪不得有朋友覺得nanaba骨子裏有著山田太郎的性格

————————————————————-

下面是經過nana鑑定所有JerryC作品後的前三名

1. Whose Autumn2. Canon Rock

3. Alien Walker

JerryC的網站

4 Comments

看不見的老爸

這篇算是一個紀念吧。

爸爸去上班了!相處二年的nana也去上了幼幼班。由於新工作需要打卡,nanaba又是對時間超敏感的人,通常在七點半前就出門了,送nana上學的工作只好落在比較有彈性的媽媽身上。雖然之前爸媽輪番陪讀了好幾天,但真得全天上學還是免不了強烈的分別哭泣。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班,飛奔回家卻是看到nana畏縮的眼神,「抱抱」、「不要!」,「喝水」、「不要要!」、「吃飯」、「不要」。就連父女連續二年的共浴記錄,也被她嚴詞拒絕, nana就只想緊緊的抱著媽媽。辛苦的nanamon忙了一天、回家之後還要陪nana作東作西的,一邊還要擔心nanaba被這一連串「不要」給徹底的摧毀,也虧她能應對自如的安然渡過。

辛苦二年之後,突然被這個家排除在外成了一個隱形者,說不難過那真得是騙人的。nanaba過了一個星期才想通「nana為何會突然討厭爸爸」:可憐的她每天早上都要經歷與媽媽分別的痛苦,等到回到家爸爸想把她「從媽媽身邊帶走」的行為,觸發她累績已久的傷心與憤怒,一股腦的發洩出來;這非關性格的改變,而只是情緒的出口罷了。

想通了之後,也就不再那麼難過了。只是每一天在僅剩的晚上時間在旁邊安靜的陪伴,就像她剛出生時喝著媽媽奶奶時,不斷的讓她知道爸爸愛她、陪著她,漸漸地、慢慢地,nana可以接受爸爸陪著做一些事無需媽媽在場,但還是不肯讓爸爸洗澡。

前幾天nana終於願意讓爸爸洗澡,算一算日子,恰好離最後一次共浴50天,隱藏版當久了也終於可以見得世面了,看不見的老爸重回人間。

感謝媽媽50天來獨立養育的辛勞。

感謝瑄恩媽在聽完 nanaba的淒慘處境後,發表評論「你好像我們家保姆喔,花最多時間和小孩在一起,小孩最後還是比較喜歡媽媽!」「你好毒的的舌頭,瑄恩媽」

10 Comments

溫泉旅館

nanaba最怕被人摧稿了;既然懶惰又被北海媽媽逮個正著,只好趕快把該寫的東西寫一寫。

話說近幾年花蓮的觀光業突然大盛起來,身為好的花蓮居民,當然有振興地方產業的責任,所以nanaba一家一年來也住了不少花蓮的民宿、飯店和溫泉旅館之類!不過坦白說對溫泉旅館都有一點小失望。

其實nanaba是蠻同情溫泉業者的,因為水質和空氣的關係,所有設備的損壞率都高得嚇人,也難怪大家不願花錢投資。但有些旅館的設計規畫實在是太「一般普通」 ,也不能怪連超低標準的nanaba都一再搖頭
看金針花的前夜,晚上在溫泉旅館泡完湯後沒事幹,nanaba和nanamon就合力表演聲色俱全的傳統舞蹈「綵帶舞」。想不到隔天早上,只看過一次的nana竟然就要爸爸放「音樂」(開口唱囉),表演起彩帶舞囉!

這一招叫天女散花

最甜美的仙女

住花蓮的好處就是不用急著趕路,看完天女散花還有時間全家去溫泉泡湯。不過這一次在nanamon強烈暗示「相機壞了就立刻升級買新30D」的前提下,nanaba興沖沖的帶著相機到溫泉池旁……

95年台灣孝行楷模,得獎人:nanamon

媽麻,水中也可以作瑜伽耶

媽麻,你好好笑喔。

想當然而,經過溫泉空氣洗禮的相機沒壞囉;全家人在check-out的最後時限離開了旅館前往中餐的地點「紅瓦屋:我的咖啡屋」!這個地方是當初nanaba、mon兩小無猜住在花蓮時,最常去的地方之一。不過事隔多年再回來,幸好是室內規模變大了,其它的變他不大,餐點、咖啡還是一樣的好吃。


nanamon:nana小心不要踢壞玻璃桌面了。

既然是咖啡館就很喜歡播放「喝咖啡」音樂,這一次他們選的是「kenny G」,想不到聽到音樂的nana……

高音隡克斯風的音樂一樣可以拿來跳舞喔

紅瓦屋是將當地阿美族的濕地生活以eco的方式結合在一起,餐廳旁就是生態池。愛餵魚的nana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baba:一次撒多一點啦,魚要跑了

nana:不要,我要一次餵一顆

喂,餵魚的有誠意一點好嗎!

最後還好說歹說的,才能讓nana跟魚說再見呢!

8 Comments

六十石山上的「早市」

離開赤柯山後拖者一車兵疲馬睏的家人,直奔安通溫泉了。

NaNa光是看到外面的溫泉池就按奈不住想直接跳下去,經過一陣強烈安撫後,才乖乖的先跟我們回房間換泳衣。

nana:爸爸、媽媽快一點喔,我快等不及了。

不過小氣的nanaba捨不得把Canon 350D帶到溫泉去,就沒拍到一家和樂融融的泡水鏡頭了。

用過晚餐後,nana似乎對開鎖很有興趣,跟爸爸借了鑰匙努力的試起來了,同時還把爸爸趕到房間裏不準看。有時不得不讚嘆「小孩是大人的鏡子」這句話。nanaba也是超不能接受別人一直在旁邊coach的,連學游泳時都是叫教練(是好朋友才能這樣啦)口頭解說後在岸旁納涼即可!至於開鎖的愛好,可能也是遺傳自爸爸吧?!還記得高中聯考考場在一女中,下課時間無聊就和同學比賽開起走廊旁雜務櫃的號碼鎖(再三澄清沒偷任何櫃中的東西),最後比數量還小輸同學一籌。

nana:媽媽不要打擾人家專心練習啦。

按照慣例出遊的第一晚nana睡得並不安穩,早上五點半時更是完全清醒了。英明的nanamon當機立斷的下令往六十石山出發,避開金針人潮。當車子奔騟在空無一人的台九線及上山道路時,nanaba 即乎要快樂的歡唱起「沒人、沒人,沒有人來吵我了。」

直到接近山頂,才發覺大大的不妙,這…這那裏是六十石山嗎,簡直是日本築地的早起漁市……

這張照片裏的人數被photoshop消去了一半……

絕大部份還都是攝影愛好者,而且設備還都很高級,無論大小白或大大小小白一應俱全,扶老攜幼、數位底片,大概除了萊卡外市面上其它所有的牌子都到齊了( nanaba觀察還是canon多了一些,也有可能是白色鏡頭比較搶眼就是)。

事實上找不到一塊「沒有人」的金針花叢可拍。

雖然人多我們全家還是奮勇前進到山頂涼亭眺望風光,想不到原來七月時還在的涼亭,竟被前陣子的颱風摧毀了

nana:怎麼比上次亮很多呀。咦,屋頂那裏去了?

還記得前文說過nana只坐媽媽揹的揹架嗎?那為什麼這一次nana又願意坐了呢?

那當然是因為太早起了,腦筋還不太清楚的呈無抵抗力狀態。

nana:好想進入夢鄉呀。

不知是何原因,六十石山的金針花不若赤柯山的綻放,大部份還是呈現花苞狀態。當然對當地的花農來說是比較喜歡花苞,沒開的花苞才能棌收,全開的花是不具任何經濟意義了。如何兼俱觀光和農業的效益,在花蓮是個重要的課題。

12 Comments